日照长安网
日照长安网站群: 东港区 岚山区 莒县 五莲县 开发区

王友明:做法律规章里最有“人情味儿”的法官

2014-12-18  

  从三尺讲台到威严法庭,工作地点的变换让他比别人有了更多的机会体味人间冷暖。他说,不管是谦学的孩童还是罪恶的犯罪嫌疑人,都有权利享受最公平的审判。而这,也是法官的责任与荣耀———

  本报记者 蒋月阳 通讯员 王阳
  三年前,他在三尺讲台上挥毫泼墨,每天以传道授业解惑为乐;三年后,他的工作地点变成肃静的法庭,一桩桩一件件容不得一丝马虎的案件卷宗,见证着他的默默付出———
  2012年,共审结案件149件,调撤案件142件,调撤率95.3%;2013年,共审结案件274件,调撤案件207件,调撤率75.55%。审理案件时,他坚持“调判结合、调解优先、案结事了”,化解了大量的矛盾纷争,经他审理的案件无一件改判,无一件发回重审,无一件上访……
  他叫王友明,五莲县人民法院街头人民法庭的副庭长,短短三年的政法工作,却把他的法徽耀得格外闪亮。
以庭为家,他把加班当做家常便饭
  2009年,一心追求上进的王友明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,并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。两年后,王友明考入五莲县人民法院,并凭着优异的工作表现很快被提升为街头人民法庭的副庭长。在政法岗位上的三年时间里,多次被评为五莲县人民法院先进工作者、全市法院十佳调解能手,更在五莲县人民法院“四德典型”评选活动中被评为“爱德之星”。
  王友明原本的工作是与教育和法律咨询相关,虽然并不是政法工作的门外汉,可刚到法院上班时,却或多或少有不习惯的地方。王友明就把自己当成学生,以求学的心态跟同事不断学习,他把自己当做充不满电的机器,不停地加油、再加油。
  王友明家住莒县,单位和家之间没有直达的客车,他就在近两年的时间里,每周倒两次客车,然后再骑摩托车回家,七十公里的路程要走三个多小时。
  开庭、调解、送达、制作法律文书、督促当事人履行、解答法律疑惑……为了不耽误当事人的正常工作,王友明经常利用早上上班之前、下午下班后的时间找当事人调解,工作忙完后没有班车回家了,他就住在单位的宿舍里,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“法庭就是王友明的家。”
  “想回家,想陪老婆孩子。”人都有七情六欲,温暖的家里有等着自己的老婆孩子,王友明自然也想多呆在家里陪他们,面对家庭和事业的冲突,再坚强的男人也会犹豫、彷徨。但为了能让更多的案件矛盾及时化解,王友明依然舍弃了“小家”,成全“大家”,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加班,写裁判文书、整理卷宗、写调研文章,没有休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。
  王友明说,再多的付出和辛苦,在看到当事人的矛盾解开的那一刻,也都化解了。
严以律己,时刻铭记自己是法官
  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”,小时候父辈谆谆教诲的话王友明始终牢记在心。从庭审语言的严肃缜密,到庭后调解语言的平易朴素;从制服着装的规范,到与当事人谈话的谦和诚恳;从婉拒律师的吃请,到退回当事人赠送的土特产……他一直从细处着手,不让当事人对自己的行为公正性产生合理怀疑。
  2013年夏天,他审理一起因修建坟墓引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,被告认定对方有权有势,在庭审后扬言若裁判不公将诉诸于网络等新闻媒体。为弄清案情,王友明决定亲自到位于某村西山的纠纷现场探个究竟,当他到达离纠纷现场2公里的地方时,警车因山路崎岖而无法继续前行。
  王友明想都没想,立刻下车徒步爬起山路来,当他大汗淋漓的徒步到达纠纷现场时,分别乘坐越野车、农用手扶车早已到达的原、被告很受感动,当即表示愿意在法院主持下调解,不再给法官添麻烦。虽然该案最终未能调解成功,但双方也均未提出上诉。
  “心里得有杆秤时刻掂量着,记住自己的身份是法官。”王友明正是凭着这份坚毅的劲头,给自己树立起了严格公正的法官形象,获得了当事人的尊重和信任。
在法律范围内,做最有人情味儿的法官
  法律条文枯燥繁杂,但王友明却对这些无味的文字特别感兴趣,只要一有闲暇的功夫,就会琢磨起法律法规来。而除了研究法律,王友明最感兴趣的就是看书、读小说,他说,文字里有人情冷暖,只有把人情冷暖体味到了肚子里,才能更好地感知当事人的感情,才能在法律的范围内做出最有人情味的评判。
  2013年10月,王友明审结了一起父子对簿公堂的案件。五莲县街头镇马叉寺村的厉某将一块口粮田长期租赁给某企业,获得租金8万元。第二年,厉某的儿子起诉父亲,说厉某出租的口粮田是自己所有,要求法院判决将8万元租金归其所有。
  这种案件事实清楚,一判了之会非常简单,但这却无助于家庭纠纷的解决。
  庭审结束后,王友明并没有将这个案件放置不管,而是积极寻找缓和厉氏父子双方关系的渠道,在他通知双方第三次调解时,得知被告厉某因脑梗塞复发住院了,王友明意识到,这是一个缓和父子关系的好机会。于是,他建议原告去医院看望父亲。虽然原告一开始并不情愿,但王友明一再开导,终于同意了,鉴于双方隔阂已非常深,原告恳请王友明法官代为看望。
  第二天一早,王友明就和书记员带上原告准备好的礼品来到被告的病房,“我们是替您儿子来看望您的,他很关心您的病情,但又怕来了您会生气,所以委托我们来看望。”被告连声说着“谢谢”,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,看得出父子间紧张的关系已出现了明显的缓和。
  经过三个多月的调解,原告撤诉,父子关系重归于好。后来,当王友明因为回访案件再次来到马叉寺村时,村里的老百姓在王友明的背后小声说,“这就是那个厉害的法官啊,连厉家父子俩都能调解好,确实很牛!”
  王友明说,做法官三年,他最大的收获,就是从一件件案件中体味到了人间冷暖,是这些故事让他更好地感悟到了法律的真谛,更好地知道法官肩上的责任重大。


分享到:
热点资讯